Skip to content

十大免费最污的软件

1年 ago

0 words

云妃有点儿蒙圈了,玄天奕给她磕头没毛病,可前面一句怎么说的?终于等到一个能来做主的人了?做什么主?做谁的主?

云妃端了端架子,坐直了身子瞅着玄天奕,半晌,终于说出一句:“本宫可做不了济安郡的主。(

玄天奕摇了摇头,“不是让母妃做济安郡的主,是做儿臣的主。”

“做你的主?”云妃不解,“你有什么主需要本宫做的?要真有事也是回京去见皇上,找本宫是不管什么用的。”

“管用!怎么不管用呢?”玄天奕很是认真地说:“父皇早在咱们兄弟小时候就曾说过,宫中妃嫔但凡能叫声母妃的,就都是长辈,都能做得了咱们兄弟的主。所以今日儿臣见到云母妃,也就跟见到亲娘没什么两样。儿臣有事求云母妃做主,还望母妃能可怜可怜儿臣。”

他这一顿套近乎,把个云妃给套得直发懵,可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她又的确是当长辈的,也不太好驳了老四的面子,于是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说了句:“那你就说说,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吧!”说完,还很不甘心地补了句:“其实说是长辈,但本宫连你们这些个兄弟长什么样子都记不住了。你真是老四?”

玄天奕点头,“如假包换!九弟可以证明。”

玄天冥也无奈地跟着点头,“是。”云妃这才作罢。

然后就听玄天奕回身指着厅外院中那些个抬进府来的箱子道:“今日儿臣是来向安夫人下聘礼的,意在求娶安夫人的女儿凤想容。母妃应该也听说过,当年在父皇的授意下,儿臣拜凤三小姐为师,跟她学绣花。这一学就是几年啊!在这几年中,儿臣对凤家小三姐的感觉早就超越了师徒之情,心生仰慕与爱慕,故此想要将凤三小姐迎进平王府,是为正妃。可是光儿臣一人来下聘,实在太寒酸了些,也没个爹娘给撑场面。云母妃您又知道,儿臣的生母还在冷宫里关着呢!父皇更不可能过来,所以儿臣一直就发着愁,聘礼早就备下了,却一直也没好意思抬过来。今日听说云母妃您到了,儿臣高兴啊!总算是有长辈来给儿臣做主了,所以儿臣立马的就抬着聘礼上门来,还望云母妃在安夫人面前为儿臣多说说好话,求安夫人允了儿臣与凤三小姐的亲事吧!”

玄天奕这番话说得那叫一个真诚,说完还对着云妃又磕了三个头以表自己的决.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云妃一脸蒙圈地看着下方跪着的这位皇子,心中愤怒的小火苗腾腾地往上窜啊!眼瞅着这小火就要烧成大火,就要到烧嗓子眼儿了,凤羽珩赶紧用胳膊肘捅了玄天冥一把,小声道:“赶紧的啊!想办法熄火!母妃要发飙了,这要真闹起来可不好看。”

玄天冥也知道不好看,云妃的面子还是很重要的,彪悍的一面可以有,却不能在这些人面前表露出来。于是赶紧开口道:“说来还真是巧了,四哥也想求娶本王那小姨子啊!可是母妃今日来到济安郡,就正是为了七哥来向安夫人和凤三小姐提亲的。”

“呀!”玄天奕故作惊讶,“这么巧?七哥也看上凤三小姐了?”他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戏作得十足,“那就更说明凤三小姐是个好姑娘,看来我的眼光没错。云母妃!”他又把球踢回了云妃那头,“虽然我不是您亲生的,也不是从小就养在您身边的,但是儿臣还是认为母妃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只偏袒自己孩子的,对吧?儿臣求母妃做主!”

校园美女眉目如画白裙飘飘

玄天奕很狡猾,这样一说,如果云妃再坚持说玄天华的亲事,那就是偏袒自家儿子,这话传出去可不好听。

不过云妃是谁啊?她还管别人怎么说?这么些年在宫里独居月寒宫,不见皇帝不说,还拖累得皇帝连后宫都不进,直接让玄氏子孙从玄天冥这儿开始就断了捻儿,多难听的话她没听过?玄天奕这个军将得可是不怎么样。

就见云妃耸了耸肩,扔了一句:“自己的孩子都不偏袒,那还叫什么母亲?”说完,还很是纳闷地问玄天奕:“难不成你的生母也从不偏袒你?”

玄天奕跟云妃也没接触过,本以为对方不过一届女流之辈,在这样的“大义”下多少也能被自己镇住一些。却没想到云妃根本也不按常理出牌啊!说出来的话完全不在点儿上。他有些发怔,可还是回了句:“儿臣的生母还真的从不偏袒儿臣。”

“哦。”云妃点了点头,“怪不得她进了冷宫。”话讲得十分理所当然。

这回轮到玄天奕蒙圈了,这是怎么个情况?老七来信只求自己在这边尽一切可能拖住老九回京的脚步,他无奈之下想了这么个法子,但老七可没告诉他云妃是这样的性格啊!

玄天冥也在边上插了话:“四哥,你是哥哥,怎么可以跟弟弟抢女人?”

擦!

玄天奕掀桌!这一家子什么人啊?女人还没主儿呢!怎么就叫跟弟弟抢了?他就抢了怎么着吧!

“安夫人!”见云妃这头行不通,玄天奕又把视线转到安氏那里,“您说句话吧!毕竟想容是您的女儿。”

凤想容不干了“四殿下,别闹了行吗?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玄天奕摇头,“婚姻大事一向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不是你说嫁给谁就能嫁给谁的。”

“可皇上曾有过话,我的亲事可以自己做主。”想容凌厉地回了这么一句,又把玄天奕给噎了一下。

场面有些混乱,安氏趁此机会站起身,对云妃行礼道:“儿女婚事是大事,云妃娘娘可否容民妇几日,让民妇想想?”

云妃有些不高兴,可还是点了头,“这是应该的,亲家母回去好好想想,也多听听三丫头的意见。”说完,还不忘借助想容刚刚的话:“三丫头说得没错,当初皇上有话,她的亲事是容不得家人做主的,所以,亲家母多听听三丫头心里的话,听听她到底想要嫁给谁。”

安氏无奈地应承下来,凤羽珩这头赶紧张罗着给云妃安排住的院子,然后顺带的把来捣乱的玄天奕给赶了出去。

可玄天奕执意不肯把那些个“聘礼”拿走,凤羽珩无奈,只得暂时留了下来。

原本玄天冥是想着,云妃来了,安氏就算不同意也得同意,毕竟身份压制在这里。一旦安氏点了头,他的任务就算完成,留下凤羽珩在济安郡陪着云妃,他就可以快马加鞭地往东界去追赶玄天华。

可却没想到老四出来横插一杠,让事情变得虽说也并不复杂,可也不是一天半日就能搞得定的。这让玄天冥十分着急,因为多拖一日他的行程就要晚上一日,东边随时生变,让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云妃在济安郡主府住了下来,安氏也住在这边。云妃为了拉近跟安氏之间的距离,能多为玄天华加加分,很是彻底地放下了身份,连衣裳都换得很是平常,只稍作休息就去找安氏散步聊天沟通感情。

而对于安氏来说,云妃给她的印象实在是不错,有这样的一个婆婆,让安氏那颗原本不想让想容嫁到淳王府的心,也有些动摇了。

云妃十分聪明,自然能把安氏的动摇看在眼里,于是趁热打铁,又跟安氏说道:“亲家母啊!其实想容嫁给咱们家华儿真的不错啊!咱们且不说身份的事,就说日后这小两口的生活吧!我说句你可能不太爱听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就说你当初在凤家,那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不管是姨娘还是主母,都得供着凤家老太太。有个婆婆在上头压着,谁的日子能过得快活?府中中馈都握不踏实呢!还得天天的去晨昏定醒,想想都烦。可是想容不一样啊!她进了淳王府那就是真正的一家之主,她的公公婆婆可都在皇宫里呢,有的是人照顾着,哪里需要她天天去侍候。淳王府她自己一个人说了算,没人能欺负得了她。哦对,我现在也住在淳王府,不过你放心,他们俩个一大婚,我麻溜儿的就搬回宫里去,绝对不给孩子们添麻烦。”

云妃说这番话时,正值忘川受凤羽珩的吩咐给她二人端去凤羽珩从空间里拿出来的零食。忘川把云妃的话听进耳朵里,回去之后又跟凤羽珩说了一遍。凤羽珩听后便跟身边的夫君感慨:“你看,这就是母爱。母妃那么不想回皇宫的人,为了儿女能够过得好,还是愿意委屈自己。”

云妃的母爱不但打动了凤羽珩,也打动了安氏,她终于认命地说:“罢了,孩子想嫁,那就让她嫁吧!”

安氏点头答应了云妃的提亲,双方将庚贴拿出,立即有人拿着庚贴去合八字。这事儿是钱丰收来办的,他对于此事十分的上心,将庚贴直接递到了云天府地界内最有名的风水先生面前,请他给好好合一合,合出一个美满的八字姻缘,自己好拿回去向云妃交差。

那风水先生也是十分尽责,对着两张庚贴反复掐算了数次,可面上的表情却是随着这几次掐算一次比一次更加凝重。终于,钱丰收憋不住了,问了句:“先生,怎么样?这姻缘可是天作之合?”

却见那先生不停地摇头:“什么天作之合?这简直就是天定的灾缘!”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