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丝瓜看污片

1年 ago

1 words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宁空城和独眼老人被警察带走,没有反抗。

宁落花的尸体也是被收拾了,高博和陆陌离等人说了一声,而后秃子去接舒誉馨,林墨汐则是带着陆陌离和于悦去上班,还有送小宝去上学。

如此一来,莫大的别墅之前,就剩下高博和那瘫坐在地面上闷声哭泣的蛊王了。

此时的蛊王,像极了一个一蹶不振的颓废之人,以泪洗面,已经忘记了这世间的所有,整个人都仿佛被掏空了灵魂。

一个没有了方向的人,差不多也是没有了灵活。

高博看了一眼蛊王,并没有着急着安慰他,而是转身离开,去小区外面的小店里买了几瓶二锅头。

当高博提着烈酒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却是发现,蛊王已经不见了踪影。

“该不会想不开吧?”

高博怔了怔,心里有点担忧,当初失去了义父的他,也一度想不开过。

毕竟,那时候林墨汐突然失踪,了无音讯,他又失去了唯一的亲人,那般感受,至今高博都不敢去回想。

目光转动,高博转身又走出了小区,他能够通过空气中残留着的细微气味,感觉到蛊王去了哪里。

韩国美女温婉曼妙动人心弦美图

若不是高博现在实力大增,这么细微的味道,他肯定也是感觉不到的。

顺着气味走,高博来到了临近的另外一座小区。

这小区明显没有高博家所在的好,是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简陋的小区。

最后,高博走到小区最深处的一幢破旧楼房中,笔直来到了顶楼。

此时,顶楼的那间单身公寓,正敞开着大门,高博还没有进门,便闻到了一股极其浓郁的腥臭味。

显然,是毒蛇毒虫的味道。

妹妹死了,唯一能够让蛊王慰藉的,似乎就是这些奇奇怪怪甚至有些恶心的东西了……

叹了口气,高博抬起脚步走进房间。

嘶嘶嘶!

前脚刚刚踏入大门,高博便听到不少奇怪的声音,目光望去,只见又好几条扁头眼镜蛇正昂着头瞪着他,蛇信子吐露,敌意十足。

它们是把高博认为蛊王的敌人了,这是正常的护主……有时候,人还不如这些畜生来的忠诚,也难怪,蛊王会回到这里。

这些阴冷之物,偶尔也会让人感觉到温暖。

没有理会这些东西的敌意,高博很快就找到了那躲在房间最深处角落,蜷缩着身躯,像个小孩子一样埋头哭泣的蛊王。

他是湘西一带的守护者,他是无数人心中的魔鬼,同时,他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小孩子,尽管他看起来是个冷漠无情的怪物。

“还可以么?”

高博和蛊王保持着两米的距离,开口问道。

蛊王这才抬起头,第一时间,他的面容是有些慌张的,看到是高博后,他方才放松了下来,闷不吭声,不知道说什么。

高博笑了笑,提着一袋子酒走到蛊王身边,慢慢蹲了下来,拍打着他的肩膀,安慰道:“虽然有些话和废话没区别,但我还是想说,人死不能复生,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现实。”

“老大……”

蛊王声音哽咽,总算是开口了:“我接受不了,我、我就一个妹妹,我活下去的东西都是我妹妹给的,我……”

蛊王说不下去了。

是的,他活下去的动力,是他妹妹给的,一向如此。

小时候,因为师父的逼迫,他每天和毒蛇毒虫打交道,一次次的身中剧毒,一次次的和死神擦肩而过,到最后几乎免疫所有的毒,这样的结果,没人能够想象需要承受多少痛苦折磨的过程。

他一次次的想要死,却都放心不下他的妹妹。

后来,妹妹被抓走了,他离开了湘西,为了救妹妹,他沦为宁空城的傀儡,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想要最后带着妹妹回家。

每个人都有一个人生目标,每个人也都需要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蛊王的目标和理由,便是让妹妹生活的好。

而现在,妹妹不在了,他的世界,也就崩塌了……

“接受的了。”

高博颇为肯定的说道:“如果接受不了,宁空城现在应该死了,也肯定死了。”

“……”

蛊王一怔,疑惑的看着高博。

“我知道,还不明白内心深处的想法,这种时候,也想不明白。”

高博笑呵呵的说道:“这么和说吧,我都知道,的妹妹会离而去,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归根究底,都是因为宁空城,对不对?”

“对……”

蛊王面目阴沉,重重点头。

“于情于理,现在最想杀的人,也是宁空城,没错吧?”高博笑道。

“没错。”

蛊王还是点头,他现在恨不得生吃宁空城。

“但是,在我制服独眼老人,有无数机会可以杀了宁空城的时候,并没有出手。”高博笑着说道。

“……”

蛊王愣然,整个人都僵化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到现在,他才发现他错过了杀宁空城最好的机会,可是他并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对宁空城恨之入骨,关键时候,却是没有出手。

他绝对不是害怕,事到如今,蛊王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连生死都无所谓了的人,不会懂得害怕。

“因为内心深处的潜意识,让不要动手。”

高博看着蛊王,认真说道:“想要杀了宁空城,可也知道,如果真的在那时候杀了宁空城,也是必死无疑,不怕死,但害怕那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妹妹不高兴。”

“……”

蛊王怔怔的望着高博,他忽然又明白了。

是的,他不怕死,但他怕他的妹妹。

那个时候,他心中根本就没有要杀宁空城的念头,一心只有他死去的妹妹,蛊王非常清楚的知道,尽管他妹妹死了,但他妹妹肯定不希望还能继续活着的他,因为给她报仇也死了。

这一份念头,深藏在蛊王内心深处,也救了他一命……

“我真懦弱。”

蛊王回过神来,自嘲般的摇了摇头。

“这不是懦弱,这是聪明。”

高博笑道:“有很多时候,报仇,不一定就非要鱼死网破,明明有希望让他死了自己不用承担后果,为什么非要极端呢?”

“老大……”蛊王抬头望着高博。

“我会帮。”

高博脸上露出一抹关爱的笑容,道:“其实也是在帮我自己,因为不管有没有的事情,迟早,我都会杀了宁空城。”

“我能做什么?”

蛊王眼中瞬间燃烧起疯狂的火焰,沉声问道。

他想要杀了宁空城,他一定要杀了宁空城。

“现在还不知道,现在想这个也没有必要。”

高博笑着说道:“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我只是想让知道,可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其实也已经接受了,不然刚才不会错失杀宁空城机会,只不过是沉浸在伤痛中,还不愿意出来罢了。”

“我……”

蛊王云里雾里的,不知道高博是在骗他还是在说实话,现在的他,的确心很乱。

“不用纠结了,我没有骗,类似现在的心情,我经历过,所以没人比我更加能够理解,这种时候,也是怎么样都看不懂自己的。”

高博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笑道:“抽个烟,解解愁?”

“我不会……”蛊王说道。

“不会可以学,真男人,怎么能不抽烟?”

高博将那支劣质香烟塞到蛊王嘴中,并且帮他点燃,而后自己也点了一支烟,今天他算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抽烟了。

“咳咳咳……”

蛊王不会抽烟,才抽一口就剧烈咳嗽了起来。

高博看着他,没有理会。

果然,蛊王咳嗽完之后,立即又对准烟嘴,开始抽烟。

继续咳嗽。

继续抽。

继续咳嗽。

继续抽。

……

如此循环,蛊王上瘾了。

因为他发现,烟这个东西,细细一根,在人烦恼伤心的时候,似乎真的是一种疗伤的神药,至少,能够接触胸闷。

很舒服,尽管咳嗽很痛苦……

“老大,再给我一支。”

蛊王抽完一支后,抬头看着高博说道。

“别急,待会儿慢慢抽,咱们先喝点酒。”高博笑了笑,从袋子里拿出一瓶二锅头,交到蛊王面前。

“我不会喝酒。”蛊王说道。

“不会可以学,真男人,怎么能不喝酒?”

“……”

蛊王愣了愣,这样的情景怎么似曾相识?

不过此时的他,也肯定不会多想,就像一个听人哄骗的傻瓜,非常干脆的接过了那瓶二锅头,打开瓶盖,一口饮尽。

喉咙间的滚烫,酒精的沸腾,蛊王感觉有点难受,但全身的热血也沸腾了。

爽!

他突然明白了,高博给他烟酒,不是真的要让他学这些东西,只是这些东西,有些时候,的确能够让人忘记伤痛。

暂时忘记,好歹也是忘记。

蛊王放下酒瓶子,抬头望着高博,泪眼婆娑:“老大,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这一声老大,怎么能白叫?”

高博发笑,又抽出一支烟给蛊王,道:“来,再抽支烟。”

“好。”

蛊王憨笑着点头,正要去接,突然眼前一黑。

砰!

他醉倒在冰凉的地上了。

高博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等他醒来,他就可以收拾好那些悲痛的情绪,恍然新生。

蛊王,以后或许也不需要叫蛊王了,应该叫复仇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