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向日葵视频无需登录版

1年 ago

1 words

..co,最快更新爆笑修仙:帝尊要亲亲最新章节!

姑娘们闲闲聊着,恭维着,在成洁的带领下骑着纸鹤落到了寻天宗营地的大门外,步行进入,穿过外营,来到位于外营和内营界线上的庶务大帐。

因为是席默和卢小曼在几天前就发三阶传音符打过招呼了,打理庶务的弟子都有所准备,此刻见成洁接到了人回来,按部就班地做好登记,成洁签名担保。

“好了,现在可以去营地安顿了。”

成洁道了谢,带着自家姐妹又往外走,回到外营的地盘,前往专门划给她们梨花阁的小地盘,所过之处看到的都是井然有序,帐篷排列得整整齐齐,连帐篷口都统一朝着一个方向,夯实硬化的土路地面更是找不到一根枯枝一片枯叶。

“成洁师姐,这里好棒啊,好干净,好有秩序。”师妹们拉着成洁的手,很兴奋地说道。

“是啊,不错吧?走吧,我们先去住处那边安顿下来,回头们慢慢逛,只要不进内营,外面随便走。”成洁拉着年纪小的师妹继续走,左仪文跟在她身后也是好奇地东张西望。

“路师姐她们都在吗?”

“不好说,不炼丹的话也可能在别处整理私务。”

“这里真的可以让我们炼丹呀?”

“可以的,在内营,每日帮着炼制一些外伤药。”

“帮着?他们还有自己的丹师?”

小清新马尾女孩的甜美笑容

“不是,就是找点事做,我们这几人一进来就受伤,又被一伙修士追杀,正好被寻天宗弟子救了,然后就互相帮助,他们带着我们一起寻找安的宿营地,我们在这期间帮他们照料伤员,但没想到他们这些精英弟子做事跟常人不一样,弄个宿营地都要弄个这么大的。”

“哦,这样子。”

成洁见她们表情像是接受了她刚才的解释,心里松口气,她就怕她们会多想,若来的是别人也就算了,怎样都能含混过去,可来的是掌门千金,必须要把她哄好了,不然,她要是哪里气不顺想要追究甚至找茬那就真没办法。

考虑到这一层隐忧,成洁带她们去小营地的路上决定要和席默搞好关系。

但等走到她们梨花阁小营地的时候,成洁又改了主意,决定还是和席默身边的人搞好关系比较稳妥,不能直接和席默交情好,不然左仪文肯定要嫉妒。

虽然梨花阁只是二流门派,可是掌门千金耍起小脾气一样叫人很难办的。

小营地里果然没有人,但有按人数搭起来的十一个单人帐篷,其中五个是崭新的,不用成洁招呼,左仪文就先挑中了一个帐篷,其他四人才各选了自己的帐篷,各自铺好卧具,成洁再带他们去女子澡堂沐浴。

大勤秘境灵气稀薄,平时修士能够很方便地保持身体清洁,现在都没办法了,一切回归原始,采用他们看不上的凡人方法,修建澡堂清洁身体。

她们正往女澡堂的方向走,突然发现头顶投下一大片阴影,左仪文她们惊讶地抬头去看,只看到一艘飞梭正缓缓从空中掠过。

“咦?这个飞梭我们曾经见过!”

“对啊,底部看上去好眼熟!”

“这飞梭也是寻天宗的?!”

“是啊,卢小曼席默他们那一群精英弟子带了飞梭和扁舟进来,他们在秘境里游荡时都用这个。”成洁点头。

“哇!”

“那我们见过的就是这个了!”

“寻天宗好有钱啊,这种飞行法器都是用大量灵石提供灵力,这个秘境这样的环境,修士手上的灵石都留着自己汲取灵力用了,哪里会用在这种飞行法器上面。”左仪文难以置信地望着成洁,“知道吗?”

“补灵丹呗,我看到的寻天宗弟子就用这个,天知道他们带了多少在身上,好像永远吃不完似的。”成洁瞒掉了关于灵气球的事情,那东西她自己都没弄明白,但补灵丹也是确实有的。

“哇,真不愧是一流宗门!”左仪文的眼里闪着光,今天长见识了,原来一流宗门这么富庶。

“哎?我们遇到的席默和卢小曼用了扁舟,那这飞梭上是谁?”

“是另外两个元婴剑修的徒弟和一位飞阳真君的族孙。”

“哇!!!”女修们的惊呼声让成洁忍不住笑着捂住了耳朵。

“都是名门!”

“所以咯,这几个剑修弟子出身好修为高,这个大营所有人就以他们马首是瞻,在主人的地盘上,我们低调一些,收起平时的傲气,在这里不管用。”成洁抓住时机提醒她们注意自身言行。

“嗯嗯,那是自然,我们不能给左师姐拖后腿。”有机灵鬼笑嘻嘻地小拍一记马屁。

左仪文脸飞红霞,正互相追追打打的时候,一枚传音符突然出现在成洁的眼前,成洁当着她们的面点了一下。

“成洁道友,飞梭回来了,有伤员,速来。”

传音符里传出的是艾梦兰的声音,成洁淡定地听完,冲着安静下来的左仪文她们笑了一下,“我先送们去澡堂吧,看们洗上了我再走。”

“不用立刻赶过去吗?”

“我更不能直接把们扔这半道上,总要看着们打好了热水进了浴池才行。”

女修们不再笑闹,纷纷跟上成洁的脚步进了澡堂,在她的指点下打好了热水,脱了衣裳走下浴池冲洗,成洁还问了一遍回她们小营地的路线,见有人能答上来就放心地走了。

留在浴池中的左仪文一边往身上泼着水温适宜的热水,一边窃窃私语,讨论这财大气粗的寻天宗,讨论她们要不要也留下,这个秘境太危险了,没有灵气灵力,对她们修士来说寸步难行,再说了,只有留下了才有机会再见到席默。

说到席默,女修们哄笑,把左仪文臊得脸红,但也大胆地把女修的矜持扔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利用现在的好机会与席默拉近交情,五个人一边洗澡一边叽哩哇啦地想了好多女追男的计划和招数。

成洁出了澡堂骑纸鹤直接去内营,现在营地越建越好,划了一块不受打扰的安静角落专门照料伤员,那个伤到背部脊柱要用金露根断续膏治疗瘫痪的弟子现在都能坐轮椅四处活动。

当赶到那边时,飞梭带回来的伤员都搬进了闲置的帐篷里,很多人进进出出走来走去,一问才知道这次带回来的人数破天荒了,有自家本门弟子还有附属门派和家族的弟子,一百多人部收进法屋里面,每个人不但伤势有重有轻,还有严重的饥渴症,长时间的又饿又渴,症状重的人都神志不清了,若是再拖几天肯定死。

路千芃她们梨花阁的女修们接到传音符后也陆续赶来,一边忙得脚打后脑勺,一定抽空跟成洁聊几句,得知左仪文她们都已经安到达,这几人也是一脸高兴。

一群人忙了一通,伤员们的情况终于都稳定了下来,乐纶三人过来挨个帐篷探望了一番,离开后给席默和卢小曼发了快递符,带去了一封信,把事情经过详细写在信上,让他俩自己决定是先回大营还是直接去事发地。

三阶快递符转瞬间就将信送到了席默和卢小曼手上,他俩那会儿正在天上看地面上的一场肉搏战,看井然有序的阵形变化就知都是门派弟子,争夺的是一片适合赤手空拳打猎的猎场,无人使用法术或符箓,都是灵力和物资耗尽的现状,打起架来完是最原始的拳打脚踢、把自己昂贵的法器当重物使劲砸人脑袋的这种打法,满地血肉。

两人都没看过这样的肉搏战,正在天上乐呵,快递符出现在他俩面前,慢慢展开,露出里面的信纸,两人只得把目光从战场上收回来,先看信。

信上说得很清楚,乐纶三人从一处占地广袤不见边际的原始森林的外围带回来了一百多人,那片林区在修士中出了名的奇怪,只见人进去不见人出来,就算有人幸运从林中回到边缘地带都无论如何都出不来,仿佛被困在了里面一般,但森林外面有丰富的动植物,是极好的捕猎场,所以前往那里捕猎的修士都很小心地不要过于靠近森林,不然一旦误入就糟了。

但这次,森林那里发生了强烈地动,被困在森林边缘的修士趁机跑出来很多人,乐纶三人的飞梭正好目睹了这场地动和骚乱,在发现有穿着寻天宗弟子法衣的人影后,降下飞梭,陆陆续续接应了一百多人回大营地,根据那些人的说辞,森林里还困了很多自己人,有的人甚至是从一开始就掉在了里面却无论怎样都走不出来。

最后乐纶在信上问他俩是回大营地会合后一块儿再去林区,还是分头走,在林区会合。

“啊,兜了这么久的圈子,我们终于要去那片森林了。”席默放下信,高举双手,伸了个懒腰。

“这片秘境真正的秘密要被我们揭破了。”大橘猫也摆了摆尾巴。

“藏得这么深,说不定有遗产呢!”卢小曼在驾驶位坐好,兴奋地高喊,“宝藏,我来了!”

地上肉搏战的双方听到天上有声音,惊慌地抬头一看,却只看到一个正从他们头顶飞过的扁舟。

“刚才我听见什么了?宝藏?”

“我也听见了!有宝藏?”

“宝藏在哪?”

“管它在哪,追那个扁舟啊!”

“快追那个扁舟!”

“追啊!”

前一刻还打得不死不休的两伙人,现在有了同一个目标,立刻不打了,撒开双腿力去追天上那个越来越远的扁舟。

Tags: